北京一英语培训机构突然关闭 警方介入调查

“开得好好的培训突然关门,说是可以把我们转移到其他的机构,但我现在只想退钱,不知道该找谁……”7月31日,有多名家长向北青-北京头条爆料,反映北京昌平区回龙观附近的北京斯坦利潜能英语机构关闭一事。警方和街道相关部门已经介入调查此事,正在对课时还未完成的家长进行登记。

突然宣布倒闭 家长建群维权

“在家长、老师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通知机构破产……北京斯坦利潜能英语机构关闭,家长退钱无望。”有自媒体网友爆料称,之前在昌平回龙观一家老牌英语机构“斯坦利潜能英语”为孩子报名参加培训,这家主校区在龙旗广场,论规模及教学条件得到家长认可机构,“在关门前没有任何征兆,没有人发现蛛丝马迹,老师和孩子正常上课,机构暑假仍在正常招生,但7月31日他们对外贴出告示宣布倒闭!”

获知消息的多名家长到校区讨要说法,现场能看到街道工作人员、警察、商场物业等相关工作人员,“唯独不见斯坦利负责人的影子!”上述网友介绍。

市民谢女士告诉北青-北京头条记者,为提高孩子的英语学习能力,2020年12月,她给孩子在斯坦利潜能中心(西二旗龙域中心校区)报名英语课程,共花费16000元。课还没上到一半,就传出机构关门的消息。

谢女士介绍,根据家长维权群里得知机构方面提出关于此事的处理通知,说是可以通过方式消费剩余课时。“我们不想转到其他机构,只希望将剩余课时折算成钱予以退还。”

翟女士7月31日上午来到回龙观的这家斯坦利英语培训机构时发现,校区门前挤满了家长,大家都在等待退费。

“机构的三个校区都没有人了,他们在家长群里说是可以转课,但是我们不同意转。”翟女士说,2018年她为孩子报了英语培训课程,没想到机构会突然关闭,“机构说是关门,我认为这就是跑路。如果不能继续经营下去,那就退钱吧,我们要是想培训,自己再去找其他的机构。”

翟女士说,警方和街道办事处得知这家机构关门之后,正介入协调处理此事。

另一市民叶女士告诉记者,她在斯坦利潜能中心西二旗校区为孩子报名进行英语培训,2020年年底续费16300元,购买140课时,还有100多节课没有使用。

7月31日,叶女士偶然刷到机构班主任的一条朋友圈,“那个老师在朋友圈说自己现在很懵,很多家长找她说斯坦利英语门店关闭了,但是老师自己还不清楚,要去问问领导和同事”。也是在这一天,机构发布声明,表示由于运营问题,宣布关闭斯坦利校区。

叶女士介绍,机构课程的费用需要一次性缴纳,没有设置按周期缴费的选项,她质疑机构在培训费用收取方面不合理。

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老师也被拖欠工资

根据天眼查上的介绍,斯坦利英语隶属于斯丹利国际科技有限公司,是一家面向青少年的英语培训机构,致力于让孩子快乐学习英语。

北青-北京头条记者尝试联系斯坦利英语机构负责人,在天眼查APP上查询到的两部电话一直无人接听。而校方发布在家长群里的转课事宜联系方式,也处于无人接听状态。

北青-北京头条记者联系到在机构内工作数年的老师张霞(化名),她表示,今年7月15日是他们发工资的日子,但是没有全部到账,目前不少人还有1万元左右的欠薪。

“7月20日之后,得知暑假班不能再开,我还想着终于有一个假期可以好好休息下,没想到变成这样了,老师们之前一点消息都不知道。”张霞说,她也是接到很多家长在机构门前拍到的相关通知,家长向老师们询问情况,“上面没有一个明确的消息给我们,只说是机构无法继续经营而倒闭了。”

张霞介绍,斯坦利英语共有三个校区,都在回龙观附近,“好多家长问我们有什么办法,其实我们也是有求无门。我认为,家长如果对转课的处理结果不满意,可以到法院起诉。另外,7月31日,机构负责人在派出所待了一天,配合调查处理此事。”

张霞认为,和那些卷款而逃的机构不一样,斯坦利英语的负责人也想解决好此事,只是欠款太多,需要一定的时间。

多名家长表示,他们已经前往附近派出所登记相关,目前警方开始介入调查此事。

机构称卖车借款维持 将筹集资金退费

根据机构方面公布在家长群里的关于关闭校区一事的说明,2020年以来,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校区长时间无法复课,在收入骤减的情况下,依然需要承担房租、人员工资、学员退费等支出。股东通过银行信贷、朋友借款、卖车等方式筹措资金400余万元,用于维持校区运营及家长退费。由于资金缺口巨大,校区和学员家长协商分期付款等形式退费,并严格履行。2021年股东再次筹措资金330余万元用于校区运营,苦苦支撑……目前贷款资金消耗殆尽,校区已无法运营,

经公司内部反复考虑,董事会艰难做出决议:关闭斯坦利校区。

“我们将最大限度的保护家长权益,妥善安置广大学员的剩余课时,现委托XXX转课平台为学员提供后续转课服务。”机构的说明中称,“我们也会依据实际情况筹措资金,用于解决部分家长的退费问题。筹措期三至六个月(通过贷款或借钱等方式),以分期形式于两年内支付完有退费需求的家长款项。如家长对转课及退费相关安置不满意,可依法向地区所属法院提起民事诉讼,我司将承担一切法律责任。”

不许收取超过三个月费用 退费渠道应不受阻碍

媒体多次报道培训机构关闭一事,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普遍采取预收费模式,虽然在保证机构资金流动便利性方面发挥了一定作用,但也存在风险隐患,比如:机构将预收学费当作金融杠杆,盲目扩大规模,导致资金链断裂,无法保证履约。北青-北京头条记者根据2021年5月18日教育部门发布的《北京市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预收费管理办法(试行)》的通知了解到,对于教育培训的预收费,其实有严格规定。

文件规定,在收费时限(课时限制)方面,按培训周期收费的,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或变相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;按课时收费的,每科不得一次性收取或变相收取超过60课时的费用。按周期收费和按课时收费同时进行的,只能选择收费时段较短的方式,不得变相超过3个月。

在提前收费时间方面,按培训周期收费的,机构不得早于新课开始前1个月收取费用;按课时收费的,不得早于本门科目剩余20课时或新课开始前1个月收取费用。防止机构过早收费或诱导学员“囤课”。

在退费方面,文件明确规定,学员在课程开始前提出退费的,机构原则上在5日内按原渠道一次性退还所有费用。学员在课程开始后提出退费要求的,应按已完成课时的比例扣除相应费用,其余费用原则上在15日内按原渠道一次性退还。合同条款另有约定且不违反上述退费原则的除外。

实习生 陈正雅 尹航

文/北京青年报记者 董振杰

文章来源: http://www.jxzsxs.com/jiaoyu/397912.html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