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民俗常识 >

美国小镇的“冰冻死人节”

2022-12-05 23:36:32

Nederland在落基山东麓,海拔八千二百三十六英尺(二千五百一十米),离Boulder只有半个多小时车程,当地人自称本镇连人带狗也不是一千五百。

白云雪峰之下,红土高原之上,几百栋印第安式的木屋和小楼,在松林灌木间慵懒地伸展开稀疏的篱落和电缆,干燥的空气里嗅得出近乎原始的野性和悠闲。大山隔开了外面世界的高楼霓虹,尘嚣废气,留给Nederland一个任工业社会如何喧嚣躁动也吵不醒的甜梦。

这个小镇的名字,近年来频频见于欧美各大报刊,缘由是在一九九四年,该镇传出停放有一具以低温冷藏的尸体的消息,随即轰动了美国,也引起包括这样冷藏是否合法的争论,连前总统克林顿和现任总统布什都曾参与其事。

死者名叫BredoMorstoel,Ned-erland人称他“爷爷”,美籍挪威人,一九八九年仙逝以后,被孝子贤孙以超低温技术冷藏在钢棺里。死者已矣,论者、谤者多感索然无味而偃旗息鼓,只有当地商业部门打起算盘,琢磨着如何利用“爷爷”的“名人”效应,为本镇旅游业谋求利润,同时也在漫长的冬季为居民找找乐子。

2002年,首届的“冰冻死人节”正式开幕,它吸引了大批猎奇的游人,在冬将尽春未来的时节,他们来到小镇上过个闲散又不乏刺激的周末。

这天是12号,又是个礼拜六,节目最精彩,却都与死亡或者低温有关。游人们在半山的社区中心吃早餐,每张桌上放的装饰物,不是常见的花瓶和花卉,而是一具黑色小棺材,其上还煞有介事点缀着一个花圈。正午的“低温游行”开始了,看热闹的游人挤得水泄不通。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几匹盛装的美洲羊驼。

紧随其后的是一辆敞篷小车,“爷爷”的女儿在里面向游人缓缓挥手。她持布什总统特批的签证,从挪威远道而来参加这个节日,人们也不知这位“爷爷”的女儿对“our business is business”的美国人,把其先人当成鬼故事主角吸引游客的脑筋作何感想,大概早就哭笑不得,同喜同喜了吧。

游人们争睹这位每月花费七百美元,以低温技术保存乃父遗体的孝女,给她如皇后一样的欢迎和尊重。

在她的后面,只见参加下午“极地跳水”和“抬棺材赛跑”的选手,身着奇装异服,头发染成粉绿金红,唇滴残“血”,眼露妖光,开着绘有幽灵、坟地、十字架等图案的旧式老爷车,抬着自制的奇形怪状的棺材,踩着高跷,摇着轮椅,戴着骷髅面具,抛送着糖果和飞吻,在观众的狂热欢呼中列队走过镇上的主要街道。

最醒目也最受欢迎的首推几位“抬棺材赛跑”的选手。他们自称“芭蕾舞裙男”,几个虎背熊腰的牛仔,食指和中指间夹着雪茄,留着薄薄的络腮胡,却穿着艳粉色的丝绸芭蕾舞短裙,艳粉色的紧身上衣和长裤,艳粉色的皮靴,脖子上还环绕着鲜艳的花环彩带。

几位自称“太空奋力”的选手装扮成外星人模样,一身草绿,脸上也都涂满绿色,头上戴着金色的“触角”的人走在后边。

最奇特的是,他们做的棺材是宇宙飞船的形状,上面还写着“NASA”(缩写:美国航空航天局)。

所有参加游行人员都受到热烈欢迎,小孩子们快乐地穿梭在这些“怪人”中间捡拾地上的糖果,无数举过头顶的照相机、摄像机摇动着,不断变换着焦距、快门、方向,仿佛怎么拍都拍不够。

随后,人们随着五彩缤纷游行队伍,来到了不远处的Chipeta公园,湖面上冰层已经被消防队员们凿开了一片三米见方的区域,志愿报名的选手们就从这里跳到水寒刺骨的冰湖里,以此为自己支持的慈善公共事业募捐。

这项活动在美国其他地方也有,不过并不很常见,而且敢于一试的人很少,毕竟突然从头到脚浸到冰水里的感觉没有人会喜欢,从选手们出水后的龇牙咧嘴嗷嗷大叫就可以知道。不过每次都有十位选手参加,有的打扮得很漂亮,跳湖前还表演倒立和劈叉,有的连泳装都不换,脱得只剩一层单薄的外套就跳下去。